首页 > 有关“图样儿”的展览和对话在中国院举行

有关“图样儿”的展览和对话在中国院举行

416下午,中国建筑设计院一合建筑设计研究中心举办的“图样”主题设计展如期开幕。展览将一合中心今年来设计项目中的“图”和“样”——草图、模型、施工图、建造过程进行了全面的展示,呈现了设计最真实的状态,也可以看作对此前我院“阙里宾舍”施工图展览所体现的“传承技艺,提升品质”这一精神的延续。

 

  展览开幕式由一合中心主任徐磊主持,崔愷总建筑师、文兵总经理致辞。来自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叶依谦、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宋晔皓和兰闽建筑事务所主持人兰闽作为嘉宾参与了开幕式,并与一合中心的主持建筑师徐磊、柴培根、于海为、吴朝辉等人在随后的讨论会中进行了互动。中国院的百余位建筑师以及来自《建筑学报》、《世界建筑》、《建筑技艺》和《城市·环境·设计》等专业媒体的记者参加了此次活动。

  文兵总经理在致辞中认为,“图样”展是一个能够彰显我院建筑师一脉相承的传统的展览。在当今环境下,建筑通过自己的手对建筑进行判断和推敲的过程,往往会淹没在海量的数据中,而作为一个建筑设计从业者,总会有一些不能被信息媒介所表达的内心深处的追求,希望通过对“图样”的重新关注,能够唤起建筑师在设计中的思考和情感,也希望这一系列展览能持续办下去,体现我们院的建筑文化。

 

  崔愷总建筑师作为展览的策划者,回顾了筹备此次展览的初衷。

  “图样儿”和“烫样儿”都是个北京土话,是传统上建造中重要的工具,虽然现在已经不这么称呼了,但我们今天的建筑师仍然应该向那些老先生们学习,永远把“图样儿”作为自己的看家本事。出身于建筑专业,从上大学开始时写仿宋字、画钢笔线,到初入设计院描图、绘图,都让我们对“图”有独特的兴趣和理解。几乎建筑专业所有的技巧,都来自于对“图”的学习和研究。“图”是我们的语言,我们的工具,我们的手的延伸。如何让“图”反映到真实的建造中?如何变成优美的建筑?这正是我们在设计院成长过程中需要不断面对的问题。

  在信息化时代,这个过程看上去有点被“简化”了,很少有人再去好好练字,手画图的机会也很少,画的东西缺乏观察和参与建造的元素,对比例和尺度都有些拿捏不住,好像无论多么巨大的建筑,都可以简单地缩小到一个屏幕上,把它画出来。这让人感到紧张,为什么不少建成的建筑仿佛只能远远地观看?或是通过照片欣赏?这实际说明我们的图,已经和实际的建造有了非常大的距离。因此,从今年开始,中国院把抓建筑质量的工作放到了让建筑师重新认识到自己的手有多重要。在一合中心提出举办展览的想法后,崔愷总建筑师认为,为了避免有时建筑展览过于学术和抽象的问题,不如将图纸放到和建成照片同等重要的地位,检验图纸和建造的关系。因而确定了此次“图样”展的形式。 

 

  开幕式结束后,叶依谦、宋晔皓、兰闽以及嘉德集团董事长黄晓华等与会嘉宾,与汪恒总建筑师、一合中心和本土中心的建筑师针对建筑师与“图样”的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对话由于海为主持。

  徐磊首先介绍了“图样”展各部分表达的主要意图,他认为建筑师的图纸表达来自大量的思考,最终化繁就简,以图纸呈现清晰的逻辑。汪恒总建筑师同样认为建筑师应该用简明有效的图纸表达设计意图,而无需以数量来评判。兰闽提出,图纸和建造有很大的差异,建造仍需要建筑师具有强大现场控制力。黄晓华董事长则强调,建筑师应该在关注“美”的同时解决好建筑的基本需求。本土中心的关飞建筑师提出了“什么时候图有了展示性,什么时候建筑师能回到建筑本身去看建筑”的问题,徐磊认为图纸的审美确实是在表达设计的与众不同之处,但图纸绝非仅仅为了美观,而是有更丰富的功能。叶依谦则关注到互联网、参数化时代,建筑的表达与实物联系的逐渐削弱,“图样”的提法是一种回归工匠精神的表达。宋晔皓教授通过自己的实践强调了图纸与工地建造之间需要投入大量的设计工作。柴培根结合展览中的大型商业项目图纸,阐述了设计院的各类生产型项目都应具有对设计的高度重视和理解。 

 

  本次展览是中国建筑设计院建筑文化传播中心组织策划的系列展之一。展览将持续至530,展览地点为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19号中国建筑设计院1号大厅。